安陽人才市場戰略合作 |安陽林州內黃滑縣湯陰
400-0372-889| 手機站| 微信
HI!您好 登錄 注冊

一家公司開始“內卷”的跡象

時間:2020-12-31 點擊:

01​

一個商業的“微進化”時代

 

在古老的非洲大草原上,每天早上,當新一輪的太陽冉冉升起,金色的曙光照在一只獅子身上時,獅子醒來了,它抖了抖身上的毛,望著太陽對自己說:“今天我要不停地跑,追上跑得最慢的羚羊,把他吃掉。”

 

在同一時候,一只羚羊醒來了,它望著升起的太陽對自己說:“今天我要不停的跑,成為跑得最快的羚羊,只有這樣,才不會落在后面,讓獅子吃掉。”

 

幾千年的循環后,獅子越來越強壯,羚羊跑得也原來越快。

 

這個故事像極了2020年的商業世界。因為疫情和國際環境,不少企業經歷了一輪又一輪的風雨。一些企業被迫砍掉一些業務,一些企業開始轉型,甚至一些企業倒下了……

 

很多人說疫情是“黑天鵝”,這個觀點可能并不盡然。“黑天鵝”是指難以預測的不尋常事件,但如果放長遠了周期,新世紀以來,2000年之后有亞洲金融危機,2008年有世界金融危機,2010年后移動互聯網對整個商業世界降維打擊,2016年開始中美貿易沖突,2020年新冠疫情……

 

一輪一輪不確定性的“黑天鵝”,不就像那每天醒來的一只只雄獅嗎?



生物學上有一句著名的話:“變化不一定都能帶來進化,但所有進化都始于變化。”所以,能夠活下來的企業,都是在一輪又一輪的變化之后,開始的進化。

 

而隨著不斷迭代,不斷試錯,當下的商業世界再也不是大幅改變的“宏進化”,而是不斷調整的“微進化”。

 

可以說,當下是一個商業的“微進化”時代。

 

就像這次疫情帶來的啟示,外界變化改變了生存環境,但很多時候“堡壘是從內部攻破的”,那些艱難的企業,往往是自身內部出了些問題,而那些逆勢增長的企業,都是內部結構優化、協同,并且成本集約型的企業。

 

以下盤點“微進化時代”,企業內部遇到的4大問題。希望以此為鑒,讓企業不斷“微進化”,為2021打氣加油。


02

​2020年,最掣肘企業的4個內部陷阱

 

1. 業務結構失衡錯位

 

可以說,今年大多數企業遇到的最大問題是——業務結構的失衡錯位。

 

先前時候,在相對穩定的環境中,企業處于“增量市場”,市場需求不斷增加,老板們往往無暇顧及業務結構。

 

而一旦處于“存量市場”或者“縮量市場”,那些需要高投入卻只能帶來低收入的“瘦狗業務”,就暴露了出來。

 

很多企業這才恍然大悟,原來多少年下來,這些業務早已經不是市場主流業務了,也不是能給未來帶來高收入的業務。但這是已經來不及轉型了,人員和業務結構都來不及調整,好一點的增長困難,一部分小企業,也就此倒下了。

 

很多年前,管理大師查爾斯·漢迪就提醒企業,要盡早找到自己的“第二曲線”。他的觀點是,企業發展都是S型曲線,但S型曲線最終會經歷極限點而衰落,對于公司,要想長期生存下去,唯一方式就是趕在第一曲線逐漸消失之前,開始一條新的S型曲線。

 

很多中小企業,業務在增量市場利潤已經很微薄,經歷疫情下的需求萎縮、供應鏈不穩定,自然就容易進入負利局面。

 

所以,這次疫情告訴我們,老板們要去及早思考,哪些業務要“專精特”研究下去,哪些業務是衰落業務,要早點痛下決心砍掉。

 

當年,早在2005年的時候,個人電腦還在頂峰時代,IBM就分析認為,未來是大型機和服務器的時代,PC市場將會進入微利時代,所以提早就把PC業務打包賣給了聯想,總計獲得了17.5億美元(連同股票價值等)的高收入。

 

同樣10年后,2016年,大名鼎鼎的日本筆記本電腦巨頭NEC,由于行業競爭壓力巨大、業務虧損,只好把PC業務出售,而此時的聯想,卻只花了1.95億美元。

 

所以,企業要盡早調整業務結構,主業一定是在未來具有潛力的業務。




2. 內卷化陷阱

 

“內卷”這個詞最近非常火,今年很多企業陷入“內卷化陷阱”,導致付出大量努力,卻增長緩慢。

 

什么是內卷呢?其實就是一種無畏的過度消耗和惡性競爭。

 

公司里的內卷,往往體現在加班上,很多人也感同身受。

 

比如說,許多大公司,其實并不會“強制加班”,但因為有加班費,有晚餐補貼,HR也會按照上班時長評獎金,有些“小聰明”的員工反正單身、閑著也是閑著,就因為一點錢,干脆天天加班。

 

這下很多人都這么干,正經工作按時下班的員工,反而成了異類,被HR、領導刁難,克扣工資福利,最后因為“不夠變態而顯得格格不入”,只能被淘汰。最后,會導致“不加班就不是打工人”。

 

正如經濟學家薛兆豐很早之前說過的一句話:讓你加班的不是你的老板,而是其他愿意加班的人。

 

但其實呢,很多人開始在上班時間“摸魚”,本應該早早完成的工作,卻非要等到加班來做。企業不僅多付了成本,更影響了業績,導致競爭力變差。

 

當然,當下社會普遍的“內卷化”,主要是各行各業的劇烈競爭,導致的焦慮。

 

就像前段時間很火的一家培訓機構的宣傳語:“您來,我們培養您的孩子;您不來,我們培養您孩子的對手。”

 

還有一些銀行的招生考試,四十分鐘內要完成英語30道單選和5篇長閱讀,還有三層矩陣、粒子的靜態能源公式、不定積分、高等數學、太陽系天體運動原理、計算機題、線代等等。

 

培訓課程在內卷,基層工作在內卷,企業也在內卷……似乎各行各業都出現了這種內部毫無意義的競爭現象。

 

如何打破“內卷化陷阱”呢?

 

我們回到企業領域,其實本質還是在于“價值導向”,存量市場永遠是“你死我亡”的零和博弈,企業要做的是:

一是加強在本行業的專精特能力,形成別人無法超越的“護城河”。
二是堅持價值創造,做一個引領型企業;
三是砍掉那些繁瑣的流程和禁錮創造力的管理,真正以目標和結果為導向。

3. 負面情緒形成飛輪效應

 

今年有一部分企業出現問題,是在于內部信心崩潰,形成負面情緒,最終導致了“負向飛輪效應”。

 

比如,疫情一開始,確實業績受到了一些影響,但大部分企業都不至于一遇到點風霜就禁不住,大部分企業總是會想出辦法活下去的。

 

而在一些企業中,業績受到影響,很多員工開始出現負面情緒,開始抱怨,這種情緒逐漸蔓延,很多人失去了信心,甚至相互指責、推卸責任。

 

這個時候本該是大家團結一致,思考轉型和出路的時候,但由于負面情緒沒剎住車,一些人開始尋求自保,有人離職,有人開始想其它辦法……

 

很多老板此時沒把握好士氣,士氣沒了企業也就沒了,可以說是“千里之堤毀于蟻穴”。

 

所以,企業一定要讓良好的文化形成正向飛輪效應,老板要隨時了解、調整整體的氛圍,要讓“打勝仗”的斗志,始終保持住。

4. 冗余效應

 

前面有提到,當下的企業,都是進化過了的巨人。每一次外部環境的改變,都會促成企業一次“微進化”,最終留下那些適應能力最強的企業。

 

2020年同樣是外部環境變化,擠壓了生存空間,那些“身體素質”不那么好的企業,受到很大壓力。

 

企業內部最大的壓力其實來源于“冗余效應”。

 

就像手機、電腦等電子產品使用久了,會留下一些冗余文件一樣,企業運營久了,也會產生很多制度、流程、作業標準等冗余。很多企業不得不花費一筆費用來維持這些冗余,這也是大企業病的開始。

 

關于“冗余效應”,有這樣一個小故事:

一位新調任的法國炮兵團長每次視察炮兵演習的時候,總發現有一名士兵一動不動、自始至終地站在大炮旁邊。 團長以前不是炮兵,就問旁邊的軍官,軍官也回答不出來為什么,只是說一直就是這樣,而教科書上歷來都是這么規定的。 團長對此頗為懷疑,經過查找資料了解了真相:從前,大炮都用馬車牽引的,需要一名士兵專門站在大炮邊拉馬,使因發射后坐力而移動的大炮復位。 現在,大炮完全改成了機械化操作,教科書卻沒有做出相應的修改,結果就出現了一直都有一名士兵站在大炮邊的滑稽現象。 最后團長上書法國國防部,修改了這一錯誤。

對應到企業管理上,現實生活中的“冗余效應”也非常地多:比如,一些公司和單位,他們內部不干活的人甚至比干活的人還多,一些人就是關系戶,一些股東把自己的親信安排在重要職位,導致系統臃腫。

 

還有一些公司,一點小事,要發郵件申請,找各級領導審批,一次審批下來至少三四天,導致員工疲于應付。

 

冗余效應產生大量浪費,如果管理層不能及時發現并予以清理,冗余效應可能會使一家優秀企業變得平庸,甚至最終拖垮企業。



03


不要讓“堡壘”從內部攻破

 

再仔細回顧2020,外部環境雖然兇險,但所有人都面臨同樣的環境。

 

所以,與其抱怨環境,不如改革內部。

 

任正非很早就認識到:“堡壘最容易從內部攻破,讓華為倒下的只會是自己!”就像馬克思主義哲學說的:內因是事物變化發展的根本原因,外因是事物變化發展的條件,外因通過內因而起作用。

 

任正非這樣慧眼如炬、高瞻遠矚的優秀企業領導人,自然是很早就領悟到這樣的道理,所以他強調“公司最大的風險來自內部”“要垮就垮在我們內部”“讓華為倒下的只會是自己”。

 

但很多中小企業,仍然把希望在外界的環境和他人救助。

 

外界大環境很重要,但一個“微進化”時代,先把自身進化到足夠強大,不讓“堡壘從內部攻破”,不也是一個大前提嗎?

 

2021,祝好。



5566资源网_男人天堂不卡影院_国内在线视频第10页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